牡丹文化

母亲难忘


发布时间:2014年08月31日 关键字:母亲 冯春贤 牡丹石榴 石榴树 黄花石榴 白花石榴 玛瑙石榴 牡丹石榴茶

母亲难忘

母亲叫冯刘氏,生于一九二零年农历十六日,属猴,裹小脚,一辈子都是从事农业劳动。母亲没有上过学,不识字,一生勤俭持家,不辞劳作,明事达理,安守本分,终年92岁,母亲的一生尽管历尽艰辛,仍可以说平安幸福。

母亲生育我们兄弟姐妹五个,没少吃劳累。我最小,我上面是三个姐,一个哥,三个姐几乎没有上过学,我哥是七三年的高中生,我是一九八三年考上菏泽农校。由于我上学、工作,不在父母身边,不能替父母干农活,没能替父母分担太多,总感到父母的恩情没有报答,永远报答不完,心里永远觉得愧欠父母。

母亲的身体健康状况一直是不错的,在七十二岁那年,母亲说,“人活七十古来稀,我这都七十多了,也该死了。”我马上说:“不行,至少得九十。”母亲笑着说:“活一百来!”,那年春天,我领着母亲到菏泽牡丹园里看看牡丹花,照了像,留了个纪念。第二天,我领着母亲在长征照相馆给母亲照了一张老年像。

母亲八十五岁那年,患上了脑梗阻,及时到医院治疗。医生说治疗一周即可,大姐坚持治疗两周。尽管这样,出院后母亲的手脚不利索了,右手、右脚的功能丧失了大半,走路离不开拐棍,说话只能讲半语。从此,母亲离不开药了,从此母亲再也不能像原来那样风风火火地干农活了,再也不能像原来那样日夜不辍地操持家务了,再也不能像原来那样说话大声大气了,再也不能像原来那样谈笑风生了,从此,母亲再也没有吵过我们一句-----这样的生活,一直伴随着我们六年,这样的状况,一直伴随着母亲六年。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二,那天是中秋节。上午,我骑着自行车回老家看母亲,母亲正在院子里剥玉米棒,看到我来了,母亲很高兴。我赶紧到母亲身边,和母亲说话,一边剥玉米棒。中午吃过饭后,我和母亲又一边说话,一边剥玉米棒,到了4-5点钟时,我要回菏泽了,对母亲说:“娘,我回去了,你慢慢剥吧,累了歇一会,我凑空再来看你。”我走到门口,母亲送我到门口。我知道,我走到大路上,母亲还会在门口。原来父亲在时,两位老人会送到我大路上---

我万万没想到,四天后,母亲摔倒了我万万没想到,正正十一个月后,母亲病危------



 

          2010926日(阴历819日)

    母亲摔倒了,万幸没有外伤,内伤也不明显,第二天嫂子给我打电话,我连忙回家,见母亲精神很差,对外界的任何动静都几乎没反应。无论我怎样给她说话,她都像没听见,没看见医院,医生说,大娘是脑梗塞犯了,年龄大了,几天针吧我们拿着吴医生的药方到卫生室打了7天针。打针的第二天母亲的精神就见好转了,但母亲却自己不敢站立了。

2010109

我与巧云都回家看母亲,正巧大姐、二姐也去了,二姐问母亲:“娘,认识我不?”母亲机械地、非常意外的说:“不认来。”这是自928日以来,说的第二句话。

20101010

    今天俊贤哥打电话说母亲今天站不起来了,坐也坐不住了,吃饭还没有变化,手在断腕时略有变化,吃饭时嘴角略有变化

 

20101012

    我为母亲买了健脑素和高钙片,12日我回家看母亲,母亲已完全躺在床上,不能坐起,双膝不能伸直,不会翻身,只有左手能伸屈和摆动,脸稍微能转动,神色茫然,谁叫她都像没听见,没看见,中午太阳好,温度高,大姐、二姐把母亲抱在藤椅上,抬到院中,让母亲晒晒太阳,母亲座在椅子上只是想昏睡,大姐给母亲拿点糖糕和包子,母亲也吃。到中午吃饭时,二姐喂母亲饭,母亲咽的很慢,最后几口又睡着了,饭丛嘴里流出来。我和哥、姐商量后,给三舅和表哥打电话,让他们看看,像是做最后的告别。下午三舅和几个表哥、逃云姐他们都很快来了,抓住母亲的手,喊母亲,给母亲说话,母亲还是一脸茫然,但不昏睡了,左手一会扬起,一会抓住桌子角,桌子棱,头向左右有稍微的转动,一会又有想坐起的形状。二姐说让咱娘坐会吧,我挟住托住母亲的后背,二姐在母亲背后坐下,托着、挡着,让母亲半坐着。

20101017

昨天上午我回家去,看望母亲,大姐在家照顾母亲,昨天阳光好,没有风,我和大姐一起把母亲抬到院里,放在椅子上,在母亲的腰部用一个带子绑住椅子,这样母亲不会从椅子上滑、摔下来。大姐家里还有些农活,我让大姐回去了。昨天晚上,我第二次喂母亲吃饭,母亲躺在床上,我坐在床边,先让母亲自己吃个鸡蛋,这时饭也不热了,我就一口一口的用小勺喂母亲,16分钟的时间,就喂了母亲一碗鸡蛋面汤。

今天早饭,母亲自己先吃一个鸡蛋,又给母亲一块馍,没吃完,自己放在桌上,玉米子饭不热了,我一口一口的喂母亲喝了下去。               午饭时,先让母亲自己吃个鸡蛋,然后嫂子泡了一包豆奶粉,又在碗里放一个蛋糕,把蛋糕铲成小块,不热不凉时,嫂子喂母亲喝了。母亲喝完后,嫂子说让母亲在椅子上坐会,再去上床躺着。我对母亲说:“你坐会吧,我睡会。”母亲看看我,我就在母亲对面的床上睡了一会。快2点时,阳光出来了,但有点风。嫂子说:“叫咱娘上床吧。”我说天晴了,我们把她托到院子里,嫂子说中。我们俩就把母亲抬到院子里,母亲在院子里坐了近一个半小时,我们俩把母亲抬到屋里,铺好床,让母亲躺在被窝里,我回城了。晚上母亲睡在床上几乎不动,只有左手屈伸转动,脖子、头都能有轻微的转动。我感觉母亲的身子只是很轻微的动了几下。

母亲难忘
20101022

    我在171819三天上班,到班上话也不多,领导也不交派活,我在办公室也坐不住,经领导同意我于20日下午回家。19日下午6点多给母亲买了爽身粉,买了四节烟囱,因天气渐冷,想早点上炉子。母亲的情况和前2天基本一样,虽然离开母亲才2天,我仿佛觉着已有2个星期。我到母亲床头边,大声说:“娘,知道我是谁吗?”母亲转过头来,漠然的看着我,没有任何表情。母亲还是不会翻身,不会伸腿,只会扭头,只会申左手。吃饭时,我和哥、嫂先吃,嫂子吃饭快,先去喂母亲。我赶紧吃,吃完了去接嫂子,我想多喂母亲几次饭。母亲的晚饭是一块蛋糕,一包豆奶粉。把奶粉用热水区开,再把蛋糕掰碎放入豆奶粉,等不热了再喂母亲。我坐在床边一口一口地喂母亲,心里特别的难过,前几天母亲还自己端着喝饭,现在却不能了,母亲喝完后,我用毛巾给母亲擦干净了嘴,给母亲换了换窝,让母亲歇着,夜里我睡在母亲旁边穿上,多次注视母亲,母亲一晚上基本上就没动。

2010115

这几天一直忙着石榴苗,到家时只是看母亲几眼,没有顾上照顾母亲,都是大姐、二姐和哥嫂照顾。母亲的情况基本和前几天一样。

20101116

    这几天母亲精神好些,中午吃过一个鸡蛋。大姐、二姐、哥嫂一起照顾母亲。最近三天里气温很好,4-17℃,有所回升。11月21号是农历10月16,是母亲的生日,是母亲的91岁的生日,这是我们给母亲过的最后一个生日。
 
母亲难忘


 

20101129

    这几天母亲一天还喝不完一碗八宝饭,每顿只是喝几口汤,已不知道饿,即使张开嘴把饭喂到嘴里,也是长时间在口里含着,27日下午4点多时,一碗八宝饭我喂了近60分钟,才喝下多半碗。吃着吃着睡着了,停会喊醒后再喂再吃。这几天气温还很高,中午把母亲抬到院中,晒上几个钟头的太阳脸色晒得又黑又红。拿什么拯救你啊我的亲娘。

2010122

    这些天来温度一直很高4-817-22度,122日,大姐喂母亲吃饭时,不吃,还吹气,大姐怕了,急忙通知我和二姐。到家后母亲略有发烧,二姐说用酒擦擦脸和手心吧,我给母亲按了额头和手心,到半夜母亲就好多了。

2010126

    晚上7点半我给家里打电话,俊贤哥说母亲早晨喂了多半碗玉米粥,中午吃了个蛋糕,晚上又喂了一大勺饭。我们都很高兴。

2010129

    中午吃饭时,二姐给母亲泡了一包黑芝麻糊,又泡了一块蛋糕,二姐吃饭先喂母亲,我吃完后接着喂母亲,母亲好长时间不能张口,把挖一勺先放在母亲嘴边,一会母亲张开口了,我马上把饭放进母亲口中,母亲下咽特别慢,在口中往往要有1-2分钟,才能咽下,见母亲咽下后,我马上又挖一勺,放在母亲嘴边,等待母亲张口,大约喂了半个多小时,母亲才喝了十几口,大约有碗中的一半。嫂子说她不喝就别喂了,我才把碗放下。嫂子说这中午还是最多的,早晨和晚上还少。我听了心里特别难过。我看着母亲,和她说着话,母亲看了我一眼,又转过脸去,像不认识,又像没看见。

20101215

    今天早晨一大早我就去看母亲,刚到村头,组织部段主任就打电话说,要我参加在月明珠大酒店举行的全区农村实用技术人才评选会议,我急忙跑到家,见二姐正喂母亲早饭,我问二姐,咱娘吃饭怎样,二姐说这两天还可以,比头两天好些。我说二姐让我喂几口。我接过碗,用小勺喂了一小口,母亲张开口喂了,我说娘再喂一口,母亲又张开了大口,又喝了一口,我很高兴,又来了一小勺,说娘再喝一口,母亲很给面子,又张开口喝了。这在前几天是不可想象的,原来几乎是几分钟一张口。我喂了母亲三口饭,连忙把碗交给二姐,说我先走了二姐,您们多费心吧。我连忙回城开会了。

20101218

    今天我计划是准备回家看母亲的过几天就是冬至了,我在高庄要了几斤肉,让家里人做饺子用。到了冯庄老家后,大姐在照看母亲,我先到东屋看了母亲一眼,喊了一声母亲,母亲刚睡着。大姐说,这几天好了,刚喂了这一小碗饭我听后非常高兴

20101223

    今天是星期四,昨天晚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因为我已有5天没见母亲了。我前几次看母亲都是给家里买点吃的,看母亲几眼,有事就匆匆回来了。今天一早我就回家了,大姐在家照顾母亲,大姐说母亲这几天吃的多,一顿可以喝一碗饭,我和大姐都开心笑了。中午二姐和永华来了,吃过饭后,大姐和二姐说你回去吧。正好高庄医院的吴医生找我有事,我就马上回来了。

20101228

    今天下午我会老家,母亲面朝里睡着,我喊了母亲两声,母亲似乎没听见,我抚摸了一下母亲的头,母亲反应也不大。因为要赶车,我马上走了。

    今天是阴历1123日,二姐在冯庄照看母亲已有7-8天了

20101231

    今天是2010年的最后一天,我那坚强的母亲马上就要迈进2011年了,明天回老家看望母亲,能够照看母亲最好了。大姐和二姐她们照看母亲辛苦了,愿母亲平安地度过这个冬天。

母亲难忘
201114

    元旦时我回了家,看看我那日夜想念的母亲。这几天特别冷,每天都零下5-7度。我一到家就先进母亲的屋子,只见母亲睡在床上,身上盖着几床被子,只有头脸露在外面。听见我掀开门帘,母亲睁开了眼睛,向门口看了看,母亲现在听的见,看得见,就是不会说话,不会高兴,不会生气。我不时把脸靠近母亲的耳边大声说:娘,认来我是谁吗?几乎每次都是这几句话。母亲就像没听见,没有任何表情变化,眨着眼,就转过头去,好像没有发生任何事。

    大姐在伺候母亲,我问:二姐过几天了?大姐说:四那天走了。也就是说大姐已来了四天了。中午吃饭时,我们在堂屋吃,大姐端着碗到母亲屋里去。我说:大姐,咱们吃完再喂咱娘吧。爱姐说:我到咱娘那里去吃。原来爱姐是想让娘吃几块肉,吃几口菜。我吃完后,马上到锅里舀一碗热气腾腾的大米、小米饭,去喂母亲。先给母亲把围巾围上,然后一口一口、一勺一勺地喂母亲。每次我挖一勺小米饭喂母亲时,母亲都张开大口,我快速的把饭送进口里,母亲不用嚼就把饭咽进去了。我很高兴,马上又挖一勺送到母亲嘴里。一口一口地,母亲把一大碗小米饭喝完了。我心里无比的高兴。晚饭也是我一口一口、一勺一勺地喂了母亲一大碗。晚饭后9点半左右,我回到母亲的屋,到母亲的床头前,见母亲睁着眼睛,就问母亲:睡着吗娘?只听得母亲说:没有。哎呀,母亲能说话了,我马上又问一句,娘你睡着吗?这次母亲没有回答。看起来,情况很好。我马上跑到堂屋,对哥嫂说:咱娘能说话了,我刚才问她睡着吗,她说没有。

    元月二日的三顿饭,自然是我喂的。在晚上9点半左右,我仍然伏着问母亲,你睡着了娘?母亲又突然说话:没有。我这次真的相信的,听的真真切切,一点都不错,昨天我还以为听错了,这次我确信没错。我高兴地想马上给二姐打电话,但又怕吓着二姐。元月3日上午我忍不住给二姐打电话。把母亲会说话的事告诉了二姐。二姐说,那腿呢?我说那腿还是那样。因为4日要上班,3日下午我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母亲。

201116

    元旦假期3天,晚上我陪着母亲,晚上9点左右、12点左右和凌晨4点都看看母亲是否尿床了。如尿湿了,赶紧给母亲换上干布或者干褥子。早晨6-7点钟,我起来,和哥哥一起给母亲换尿湿的褥子,换下的湿了的褥子和子,能洗的就洗了,不便洗的就用沙土。这些活完成后,再用温水给母亲洗手、洗脸。当我倒好温水,拿着用香皂洗好的毛巾,嘴里喊着:娘,洗手洗脸了,这时,母亲都伸出左手,要接毛巾。我用湿润后、温暖的、飘着香皂香的毛巾给母亲擦脸、擦手。母亲的左手能活动自如,右手功能基本消失。给母亲擦手时,我已明显地感到母亲的右手比原来紧缩多了,弯曲多了,也消瘦多了。给母亲擦完脸后,母亲看起来明显精神多了。我多么希望母亲永远是这样啊。

2011115

    今天是周六,不上班。我吃过早饭就回老家看母亲了。我有10多天没见母亲了。到家后,我首先到母亲屋里,母亲仍是在床上躺着,我喊了母亲两声,母亲看着我,神色上没有什么变化。这多少天来母亲都不能自己翻身,只会稍微地扭扭头,转转脸。俊贤哥刚换下来的母亲的垫布,我拿到院子里洗好后晾晒在绳子上。这几天虽然温度很低,零下8-10度,但大多是晴天。这对母亲很有好处。中午嫂子做的是小米饭,哥盛了一大碗喂母亲,母亲吃的很慢,中间和哥换着喂。大约近40分钟,母亲也没吃完。我很惋惜。大约到4点时,嫂、哥让我回,我才依依不舍的回来了。晚饭后我急忙给家里打电话,问母亲饭吃了多少,嫂子说喝了一碗面叶鸡蛋汤。这时我才放心了些。

2011124

    昨天是星期天,因为周六去了黄堽,没能回家,所以我昨天回家看母亲。这几天气温一直很低,跑着到付堤口去搭车,确实感到了冬天的寒冷。头几天过冬至时,大姐说母亲吃了3-4个水饺,所以我就买了5斤速冻水饺回家,好煮煮让母亲吃几个。到家后,我给嫂子说了这事,嫂子笑着说:“那和来,吃不些。”中午吃饭时,我们先吃,我喝完了水饺后,马上给母亲舀了三个水饺,多半碗子,我把三个水饺先用勺子铲碎,然后和着渗子一块为母亲。通过这次喂母亲,感觉母亲吃饭时的嘴张的没有原来大了。俊贤哥说,大约有一星期了咱娘都张不那么大口了。小口就小口吧,我一勺一勺的喂母亲,水饺的边皮较厚,我没让母亲吃,让母亲吃水饺薄皮和馅,大约喂了40多分钟,多半碗稀子饭基本喝完了,水饺大约吃了有一个。吃完饭,我又给母亲换了布,抓出了尿湿的土。

2011213

今天是大年初一,这几天来,我一直想着母亲,因为有几件事要办,还有其他因素,没能见母亲。到家后,我首先到母亲屋里看望母亲,见母亲面朝里睡着,我喊了母亲几声,母亲睁大些眼睛看着我,头想扭又扭不动的样子,我心里无比的沉痛。我把脸贴在母亲脸上,母亲的脸不冥凉,微有微暖。

中午我们吃过饭,嫂子泡了一包黑芝麻糊,又加了一些蛋糕,有多半碗,热乎的一口一口的喂母亲。我吃过饭,马上到东屋里接过碗喂母亲。母亲张的口比前几天大了些,吃的快了些,我高兴地问嫂子说,嫂子的说,她就这样,几天多,几天少。这次大约不到20分钟,母亲就喝完了多半碗。母亲喝过饭后,我用热毛巾、舒肤佳香皂给母亲擦洗了5-6遍眼、脸、脖子和手。

可喜的是,母亲见我拿热毛巾给她擦脸来了,母亲就伸出了左手,要自己擦。我说:“我给你擦吧娘。”给娘擦完左手后,我对母亲说:“娘,把你那个手拿出来吧,我给你擦擦,母亲艰难地想伸出右手,我见母亲明白了我的意思,就赶紧把母亲的右手拉出来。我抓住母亲的右手时,很明显地感到母亲的右手已严重的弯曲和紧缩。我擦母亲的右手时,母亲的右手已难伸展开了,我心里又是一阵痛楚。明天立春,低温了近一个月了,即将结束。

201129

    大年初七。今天下午开始下雪,飘小雪花。今天4位表哥和2位姨兄弟、表姐等去看母亲。我上午先到班上,开完会后又马上回家。母亲静静地躺在床上,睡在被窝里,只露个头。三姨和姐说:你看脸色多好看。确实,母亲的脸色是红润的,表情是安详的。今天爱姐也去了,中午爱姐喂母亲饭时,先是吃了半碗,停了1-2个小时后,又让母亲喝了。
 


 

    正月十五下午,我回老家准备父亲三周年的事。母亲还是那样,每顿饭我都积极主动的喂母亲饭。母亲还是喂多半碗饭。15日晚上9点多时,我问母亲:娘尿床吗?母亲的嘴动了一下,说:没有。我非常激动,又问了一句:娘,冷不?母亲说:不冷。我非常高兴,很想把这个消息告诉大姐、二姐,但又怕吓着他们。

    217日一大早,我们大家族的20多个人,6点就起来,到高庄集去拿火。三个姐家给母亲扎了一个院,有东楼、西楼、马、轿子、电瓶车等。拿回来在门口摆了一大排。快到8点时,响器班来了,喇叭就吹起来了。我们到坟上把父亲请回来。到了8点半时分,村里就来人吊孝来了。我们吃了点饭就跑到灵堂哭喊着父亲。这时候,亲戚和朋友都陆续来吊孝,到中午11点半时,客人都基本都来了。12点时分,我们抬着父亲的牌位,拿着灶火到父亲的坟上,把灶火烧了,一件一件的烧了。

201138

    下午近5点时,嫂子打来电话,说母亲快不行了,赶紧回来吧,我连忙打车回家。到家以后,见母亲仍然像原来一样躺在床上,好像精神头略有不振。又像上次一样,二姐让我擦些酒,给母亲擦擦脸、手。我看母亲也没大问题。到晚上喝汤时,母亲仍然喝了一大碗子饭。晚上大姐和母亲睡在一起,夜里大姐给母亲翻了三次身,换下了尿湿的土。39日早饭,母亲又喝了一大碗饭。

母亲难忘
2011326

    现在是午夜220分,翻来覆去睡不着,想想母亲,想想孩子,想想其他的好多事,已没有多少睡意。由于近期比较忙,我照看母亲的时光很少,连喂母亲饭的时间也不多。昨天中午我回家,见母亲在院子里坐着,我很惊讶的问二姐、大姐,怎么穿的棉裤?二姐说,硬穿会穿不上吗?母亲坐在藤椅上,却也能挺起来,眼睛也能转动,头也能转头,只是眼神不亮,眼显得很浅,变得很小,眼屎很多,眼泪把眼泡的红红的。这天阳光很好,很温暖,大姐想给母亲洗洗脚,洗洗头。我说洗洗脚可以,别洗头了,再等几天温度上升到20几度时再洗。我和嫂子、二姐到地里埋苗子,大姐在家里给母亲洗脚,洗好脚又剪了脚趾甲。母亲的脚是小脚,脚趾和脚趾甲都是畸形。整个冬天母亲都没起床,被子盖的又多,被窝里湿度太大,母亲的脚上不断的起泡,开始以为是烧的,烫的,现在看来是由于湿度大,血液流通不畅,所以起了泡。大姐拿个针,我用打火机把针尖烧了一会,二姐把母亲脚上的泡刺穿了,把水排了出来。母亲坐在椅子上,我注视着母亲的脸。母亲坐着显得很瘦,脸上起了不少的红点,红点和褐斑点不满了母亲的脸。嫂子说:你看,起来以后那脸难看的,别让她起来啦。时值257分。

2011416

    昨天住在老家,晚饭时,老母亲一直不睁眼,怎样喊她她都不太睁眼。我和二姐喂母亲饭时,母亲怎么都不张口,二姐只好用手轻轻地把母亲的上嘴唇开,用勺子硬把饭送进嘴里。我试着喂母亲,母亲怎么也不张口,我不敢喂。只好由二姐接着喂。我问二姐母亲这样有多少天了,二姐说,她上次来时就这样。这样母亲大约有15天左右就是这样了。看母亲这样,我心里非常难过。

2011423

    昨天回家住下了,晚饭时喂母亲饭时,母亲一直是不睁眼,半睡状态,二姐和我就用手开母亲的嘴,用勺子一点点地倒下去,母亲不咽不当家。今天早晨母亲的精神很好,头也能自由的转动,眼睛睁的大大的。早晨二姐给母亲换窝子时,母亲下了很大便,大便的形状和颜色上看都很正常。二姐说:母亲这样不睁眼、不张口的状况已有近一个月来了。

201157

    前几天回家了,大姐在家伺候母亲,大姐说:咱娘不太睁眼,我仍在掰开嘴喂。以后几天二姐说这几天咱娘的眼又睁的好了。我今天回家,见母亲一直睁着眼,精神较好。二姐说今早晨我喂了一大碗子饭,6点半一直喂到8点。中午吃饭时,二姐泡了一个鸡蛋,又加一小包豆奶粉,二姐喂了几口,我接过来喂母亲,母亲也张开一点小口,我慢慢睇倾斜勺子,饭就慢慢睇流入母亲口中。只是母亲咽的太慢了,好几分钟都咽不下去。再喂一口时,口里的饭就流出来了,饭一流母亲就用手接住,怕流到脖子里,大约喂了2个小时,母亲只喝了一半,二姐说:不张口,别喂了,到晚上再喝吧。下午回来时,我用手摸摸母亲的脸,感觉热,又有点湿,天太热了,我把被子往下拉拉,依依不舍的回来了。

   2011514

    今天是周六,一大早我去老家,大姐在家伺候母亲。中午吃饭时,嫂子给母亲炖了一个鸡蛋,我又加上2小包豆奶粉,一大小碗。我用了70分钟的时间给母亲灌喂下去了,母亲有点咳嗽。

2011521

    今天是周六,我回家看母亲,二姐在伺候母亲。母亲面朝里躺着,好像睡着了。我喊了母亲几声,母亲才轻轻滴转过脸来,淡淡的看着我。中午吃饭时,二姐给母亲打了一个鸡蛋,加了一包黑芝麻糊。我中间喂了母亲一口,母亲没有张口,又换二姐喂了。

2011528

    今天周六,我回家看母亲,吃过午饭后,大姐说那天(大约一天前)你哥去小留干活,回家到傍晚,见咱娘脸肿,哭得枕头都湿了。

201164日至6

    端午节放假,我回家照顾母亲。二姐在,我让二姐回去,二姐说,大姐初五来。我说,麦天,我想让你们都回家,忙忙收麦,也歇歇。

晚上吃饭时,我独立喂母亲,母亲不张口,我就用手轻轻掀开母亲的嘴角,用勺子快速灌进去。就这样喂了近一个半小时,才喂了70%。嫂子来了,说别硬喂了,我想把这碗饭喂完。

    第二天早晨又是这样。

    第二天中午我硬喂了母亲2小包豆奶粉。我心里很高兴。2小包一碗正好,不稀不稠。

   第二天晚又稀了,大约一包半,喂母亲时呛了几次,我很害怕,很无奈。

    我想,我伺候母亲的技术和耐心远不如大姐和二姐,我如果伺候母亲几天,母亲的饭量会减下来。也许会害了母亲。第三天因江华有事,我回来了,大姐去了。

    这几天母亲的精神较好,我喝饭时,不断地和母亲说话,母亲的咽喉也发出嗯和吭的声音。母亲原来不瘦,现在瘦的很明显,皮包骨头。这两天母亲的精神还好。

2011612

    昨天是周六,我和巧云回家看母亲。由于这两天进入麦收季节,家里人都到地里、公路上收麦和打麦。周五下午大姐回去了,我们上午(周六)来的,我怕周五晚饭和周六早上饭母亲吃不好,到家我就拿两小包豆奶粉给母亲泡上,偷偷快速喂母亲,母亲几乎不张嘴喝,我用手分开母亲的嘴,往口里灌。我让巧云喂几口,巧云说:“娘张开口,张开口,喂你饭来。”母亲看看她就是不张口,巧云又不敢用手分不喂了又换我喂母亲,我怕喂着喂着吵,喂了一半时我就不喂了,剩下的我喝了。中午吃饭时,母亲喝了一包奶和一包豆奶粉

    晚饭时,景堂来,我们一起说话和喝酒,嫂子盛了一碗稀面条汤,去喂母亲,也不知母亲喝了多少。中间嫂子回到堂屋里,我问嫂子:“不张口吧?”“不张口

    今天上午二姐早早地就回来了中午饭还是一包豆奶粉和一包奶母亲喝完咳的厉害,我喂她点上咳药,不让喂,我喂了,母亲呛着了,咳的脸发紫。上次回家母亲就这样咳过。

    618日,去高庄、李庄、刘庄,最后到冯庄。大姐在照看母亲,大姐在下午5-6点时给母亲加一包豆奶粉,夜里3-5点时再给母亲加一点。大姐照顾母亲很周到。

    我见母亲的脚很干净,问大姐:“你给咱娘洗脚了?大姐说:我烧点热水洗了。母亲的被子和衣服大姐拆洗的。

母亲难忘
2011625

    周六,我骑电车回家看母亲,二姐在家伺候母亲。母亲的脸上左右两边都有一个黑(两眼下2cmm处,与眼平行)二姐说,大姐在周日回家了,回来时就这样,右手腕也红肿了。

    母亲在腹泻,二姐认真的收拾着。之后二姐又给母亲烧了碗面汤,喂母亲。我到卫生室要了止腹泻的药,到代销点要了红糖喂母亲喝。到晚上时母亲就不腹泻了。母亲中午、下午都吃的不少,奶粉、豆奶粉、红糖和面汤。下午6点时有一个卖豆腐脑的,我要了碗,母亲喝了半碗,我很高兴。

    母亲的两眼在红红的,我看看是血,不是因为什么。我只好一遍遍地给母亲擦洗。我在家两天,母亲的精神很好。似乎心情很好,母亲不会说话。

201172

    今天是周六,我骑车回家看母亲,到家后,见母亲坐在藤椅上。大姐在给母亲洗衣服。说:“我让咱娘坐会,见见天。”

   只见母亲半斜身子,坐在椅子里,像坐不住的样子。双腿斜着交叉在一起。怕母亲滑下来,大姐用一个被子把母亲拴在椅子上。我回家买了几斤杏,让大姐洗了几个吃。大姐洗了几个,给我2个,她掰开一个挖一块,就叫母亲吃说着就往母亲嘴里送。我看了这里,马上拿出相机,照相。大姐的举动让我太感动了。

    中午吃饭时,大姐给母亲蒸了一个鸡蛋,加了水,又加了2包豆奶粉。大姐说,你歇着我喂咱娘。大约有半个小时,母亲就喝了。

2011710

    昨天是周六,巧云也不上班了,我们就一起去高庄大姐家看母亲。因为大姐在5天前把母亲冯庄接到高庄她家。我们去时带着巧云给母亲要的被子2床,枕头一个,枕巾一个、毛巾被子一条、毛毯一条、床垫一个。去年巧云已经给母亲要了4床被子。

    到家后,大姐给母亲铺铺床铺,让母亲坐在椅子上一个小时后,就让母亲躺下了。大姐这几天又给母亲打了4天针,她希望母亲总有一天会站起里。大姐夫下午到卫生室配好药,拿回来,晚上找熟人给打上,大约40分钟打完了,自己起下针。我非常感动,也比较内疚,我自己做的很不够。回来时我给大姐200元钱,大姐不要,我偷偷的把钱放在母亲的右手里,这时母亲还处于半睡状态。中午母亲喝了一碗西红柿鸡蛋面汤,是大姐一口口的喂的。

    

2011716

    今天骑车回家看母亲,大姐下地干活了母亲面朝里睡着了,我把她叫醒,和她说了几句话,我又去了冯庄。俊贤哥在家,说了一会话,我就去了李庄二姐家。这次回家见母亲的脸色不错,神色还不错。

201183

    今天是星期天,阴历7月初一,我早晨吃过饭就回家看母亲去了。在高庄集买了几斤葡萄,一个烧鸡和香蕉。大姐见我买了葡萄,就说给咱娘吃个吧,我说可以。大姐说,有核吗?我说买时人家说没有,我先尝个,一吃里面有个小核,光光的,滑滑的。我说,也没大事,带着吃也可。大姐就剥了个葡萄,叫母亲吃了。大约过了十来分钟,我又剥了个葡萄填到母亲嘴里,大姐说,我叫咱娘吃了,没事。我和大姐都出去忙其他去了。大约过了半小时,我听见屋里母亲有异样的声响,我一看,母亲仰着脸在咳,我知道母亲卡住了。我连忙轻轻的扶母亲的咽喉,仍不见效,我连忙跑到院子里把大姐叫过来。大姐连忙把手放进母亲口中,想掏出来,根本掏不住。这时母亲的嘴唇已发紫,眼睛有些发白,急促的呼吸和想咳又咳不出来。我们这时确实害怕了,当时我想,要是这样下去,恐怕连上医院都来不及了。大约过了1-2分钟,母亲就缓过神来,我们长长的松 一口气。我对大姐说,以后我们真得小心了,我们单位一个同志的父亲就是这样吃肉卡死了。大姐说再让咱娘吃就给她去核,弄成小块喂。今天是初一,本来我就有点担心,生怕出了事。恰恰出现了这样的事,以后千万要注意。

母亲难忘
201185

   今天中午有一个人要两颗黄花石榴,午饭后我们就开车去高庄。先到大姐家,看看母亲。母亲躺在床上,两眼睁的很大,很有精神。二姐也在,我把巧云给二姐要的被子给了二姐。见母亲精神很好,我对大姐说,明天是周六,咱娘没啥事,我明天就不来了吧。大姐说:“你明天不用来了,咱娘没事,在这住到815吧。”我告别母亲喝大姐二姐,马上去冯庄挖石榴苗去了。

2011824

    今天是阴历715,是中国人祭人的日子,我昨天回家去祭父亲,先到高庄大姐家去看母亲,大姐和大姐夫不在家,我一开门,母亲就转过脸来,看着我,我赶紧说:“娘,认来我不?我是春贤。”母亲看着我,一句话也不太会说,只是看着我,我就匆匆地离开母亲,去冯庄祭父亲。在高庄西门,我给父亲买了一棵“阴间树”,一个招财金宝的小船,又要了4捆阴间纸币,都是百元张。到家后,嫂子在等着我,简单准备一下,就去上坟了。父亲的坟在焊装的地。玉米已经长到2米高,看不见爷爷和父亲的坟头。嫂子和二姐凭记忆知道在地头一棵电线杆前不远的地方。我们穿过玉米地,首先看见了爷爷和奶奶的坟,在爷爷和奶奶的坟前烧了一包纸钱,爷爷和奶奶已经去世32年了,且是同一天去世的。随后我们来到父亲的坟前,在玉米地间划出了一个小圆圈,把纸钱、阴间树、小船等,还有我去年813日写的纪念父亲的文章《平凡的父亲》,一起送给了父亲多少思念,多少情感都凝结在这些纸钱和那篇文章里。熊熊的火燃烧着对父亲的思念,汗水和泪水冲刷着我们的心田。火苗渐渐地弱了,父亲离我们远去了。

    下午我又回到大姐家,来到母亲的身旁,二姐、爱青姐和素霞都去看望母亲。

2011826

    830分,高庄的大姐夫突然打电话来,说:“母亲吃过饭后吐血,不轻,你来吧,直接到冯庄。”我一听这个消息,脑子就大了,马上给巧云打电话,让她打的回来,我们一块回去。我对佩佩说,你也准备一下,一块回去。我们准备好,巧云来了,没上楼,我们就直接回家了,我很不得一下子飞到母亲的身边。

    大约20分钟,我们到了家,我直扑母亲房屋,见母亲躺在床上,像原来一样头朝西,眼睛微闭着,呼吸微困难的样子。大姐在母亲里边,看护着母亲。我向姐了解情况,大姐说:“喝汤时我喂了一碗饭,一会就吐了,我一看还带血,停了一会又吐了,我连忙叫人找来你姐夫,姐夫一看,不轻,赶紧送回家去吧。他又给你打了电话。”听了大姐的话,我心里很沉重,自从去年母亲倒下之后,从没吐过,这次吐血,实在不轻。

    一会,二姐也来了,她摸了摸母亲的额头,母亲有点烧,就叫俊贤哥拿点酒来,给母亲擦洗。大约有11点时,母亲又吐了,连续吐了几口,都是黑的糊状汤水。我说,让咱娘侧着脸,别呛着,我手托着母亲的头,大姐二姐连忙给母亲擦洗。母亲吐完后,大姐喂母亲几口水,母亲又平静下来。仍微闭着眼睡着。

母亲暂时平静了, 大姐说,咱们轮着班歇着吧。叫我和巧云先歇,我说大姐先歇,大姐说,你先去吧,我睡不着,你先去吧。我就和巧云先去西边堂屋了。

18日天气很凉快,有点冷,我和巧云一直睡不着,二人一会一翻身。大姐过了2-3个小时,我听见俊贤哥叫我,我一下子爬起来,连忙道母亲屋里,见母亲还是闭着眼,呼吸微困难的样子。大姐说,看着咱娘不轻,刚才又吐了几口这时候大约凌晨2-3点,母亲稍微平静,我就让大姐去休息,我看着母亲,大姐就在床头歇了会。

    19日大约6-7点时,嫂子做好饭,叫我们吃饭呢,我洗过脸,又打了半盆温水,拿来我前不久给母亲买的毛巾,用香皂洗好,给母亲好好洗眼睛、额头和面颊,嘴边和鼻孔处都洗的很干净。大姐把母亲侧翻过来,母亲的脖子的右边和右边嘴上,我和大姐一遍遍地擦洗,直到彻底干净。

    吃过早饭后,见母亲还有不大的变化,嫂子哥让巧云和佩佩先回城了,我们几个就商议着、准备着母亲的后事。最近几个月来,火化抓的很紧,万一母亲不幸了,只有偷埋,把母亲埋在院子里,我和哥反复看了地形,最后确定下来后,就让哥准备着一些丧葬品。

20日饭后,我见母亲已有10多个小时不吐了,一切都像平常一样,我就给母亲做了点面汤,加了点盐,想让母亲喝点,慢慢地好起来,母亲半张着口,很好喂,但咽下去比较困难,我喂了母亲大约有100毫升。晚饭后,我又给母亲泡了半小袋豆奶粉,一点点地喂母亲,直到喂了晚上9点多,竟喂完了。我心里现在有些放心了,想着母亲会慢慢的好转。我说大姐咱还是轮着班会吧。大姐说,你先睡吧,这样大姐二姐在守护,我去先歇着了。

晚上1037分,二姐突然叫我,说咱娘不轻。我一看,母亲双眼睁开,已经合不上,张口呼吸,眼睛没神,也没光。我的左手伸进母亲的背下,右手把着母亲右手上的脉,母亲的心脏艰难的微弱的跳着,每分钟93次,呼吸28次。我目不转睛的看着母亲,心中无比的难过,感觉母亲时闯不过这一关了,想着母亲这一辈子吃苦耐劳,省吃俭用,通情达理,母亲的一生是伟大的一生。

    晚上1130分左右,母亲的呼吸越来越困难,和父亲临终时,越来越一样。看着母亲这样难受,我真想替她。母亲的呼吸越来越微弱,母亲停止了呼吸……

母亲走了,静静的走了,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永远地离开了她的儿女们,没有留下一句话语,走完了她九十二岁的人生------

以此怀念伟大的母亲;感谢大姐、二姐和哥嫂对母亲侍候得无微不至;勉励自己要永远报恩,永远感恩;教育子女们像大姐那样懂得孝道,像大姐学习!2014831日整理  冯春贤

 母亲难忘母亲难忘

 

 

上一页:七律.赞吴老   下一页:东营之行

相关文章